木秦

會寫個文 畫個畫
缺點是花心🌸

Guns N' Roses 1


ᶘ ᵒᴥᵒᶅ 內容與演員本身無關 ᶘᵒᴥᵒ ᶅ


早上七時的空氣帶著一股特有的清新。晨光從街的另一頭射來,落到鮮花的花瓣上為其添上一絲豔色。花店主人提著水壺輕輕從花上帶過,水滴讓花兒看起來更為嬌嫩。Orlando Bloom和路過的老太太道了聲早後,推開玻璃門走進店內,一一準備要送的花束。弄好了才瞧見時鐘的指針已指向九,於是他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

「喂,Lilly?」

對方打了個呵欠:「Oh morning, Orlando. 」

「怎麼這麼睏?昨夜的對象很難搞嗎?」

「別提了。一晚三個!三個!」Lilly想起前一晚獨自背著那Blaser R93 Tactical狙擊槍急急忙忙的穿梭城市解決掉那三個目標就不禁氣結:「那些舞小姐乖乖躺著等完事就好,我卻得扛著7公斤兩小時跑三個點!」

Orlando乾巴巴的笑了兩聲:「人家套料也不容易啊。而且新老總嘛,新人事新作風。」

「管他新老總舊老總!」

Lilly又吐糟了幾句就掛了,說是睏了得補眠。Orlando放下電話,恍然發覺原來與Lilly共事已經兩年,也已經在這花店待了兩年。

他不是甚麼花店經營者——當然,不是說他不喜歡花——只是這不是他的正職。Orlando的正式收入來源來自他的情報工作。並不是說他是占士邦那種在槍林彈雨中過活的特工,自從兩年前受傷後他就從前線退下來了。現在的Orlando只是藉著送花以心意卡傳達任務內容的一個小情報員而已。而拍檔就是頂替了他的工作的Lilly。

四月的陽光從落地窗透進室內灑滿一地。店裏的音響隨機播到了Guns N' Roses的Patience,慢悠悠的結他聲配著主唱沙啞的歌聲讓他不期然地心情愉快。一邊哼著歌,花店主人一邊提著水壺隨意的向窗邊的繡球花灑水。

Lee Pace進到店裏時就是看見Orlando悠哉悠哉地灑著水的背影。

「Hello?」

Orlando轉過身,挑起一邊眉:「買花?」

「噢不,我剛搬到這裏的二樓,來打個招呼。」

忘了提,Orlando就住在這小店的樓上。花店所在的這棟平房有兩層,地面就是花店,他住在一樓,二樓的單位這麼多年來一直沒人住——直到今天。

Orlando下意識的審視著新鄰居,發現男人高的過分。他自己也有一八零,可男人比他還要高十來釐米。

男人摘下墨鏡,花店主人又發現原來新鄰居模樣不錯,雖然有著兩道粗的有趣的眉毛。

兩人握了握手,男人說他叫Lee Pace。Orlando回了聲hi:「你可以叫我Orlando,Orlando Bloom。我住一樓,有甚麼你可以找我。」

Lee回以一笑——Orlando覺得他笑的樣子有點像隻巨型犬——並且道謝。

男人轉身就要離開,Orlando叫停了他。Lee回過頭,Orlando搔了搔那頭微亂的捲髮,捧起了收銀台旁的一盆小雛菊。

「搬家快樂。」

男人稍稍一愣便接過了花盆,嘴角揚起一個好看的弧度,比傾灑的陽光還要溫暖。

「謝謝。」



TBC

就是一篇佩花AU
第一次寫佩花若OOC輕拍(捂臉
歡迎留言,新開lo沒妹子認識自己默默夢TL佩花好寂寞(淚
大膽上來勾搭吧 ( ´ ▽ ` )ノ








PS元宵快樂!!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