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秦

會寫個文 畫個畫
缺點是花心🌸

[00Q] 25 Dec 2015


手機收到訊息的提示音接連響起,「的的的」的甚是惱人。Q從暖烘烘的被窩中伸出一隻手,準確無誤的把手機消了音。手的主人過程中絲毫沒有起來的打算,可埋頭於天鵝絨絲被之中亦沒有影響他按手機的準繩度。

半晌,一隻毛絨絨的爪子踏上了被子,踏過的地方留下一個不淺的爪印。奶油色的小貓看上去只有約半歲大,一路從床尾走到了床頭。牠的主人依然埋頭於被子之中,只露出了一撮黑色的髮絲。Duffy小小的叫了一聲,主人毫無反應。於是牠試探性的向那撮髮絲抓了抓,那人「嗯」的一聲嘟噥以後又安靜了。此時另一隻薑黃色的小貓在門邊探出了腦袋,眼睛一轉不轉的盯著同伴。身後半掩的房門後隱約可見放在漆黑的客廳中空空如也的飼料碗。

奶油色的小貓見主人沒有半點起床的樣子不由得有點急了,一口咬住了那撮髮絲。

「噝——」Q伸手輕輕打了貓兒一下,終於坐了起來。一摸頭上,濕漉漉的。兩個小混蛋。

搔搔頭,Q終於起來了。兩隻貓兒輕盈的跳下了床,他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感謝聖誕節,實在是太久沒有這麼踏踏實實舒舒爽爽的睡一覺了。

第一件事是拿出貓糧。兩個小傢伙立刻埋頭在添滿了的飼料碗中。他開了電視,新聞裏全是人們慶祝聖誕節來臨的畫面。一張張不同的臉容上洋溢著一樣的快樂。他看了看手機,都是商戶寄來的祝福短訊——噢還有一個是來自Moneypenny的。

回覆了之後就放下了手機。心滿意足Duffy和Toffee跳上了沙發,一左一右的靠著他坐了下來。他漫不經心的翻看著社交網站上一個個的帖子,另一隻手揉著Toffee薑黃色的皮毛,貓兒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他卻不由得咕噥:「怎麼好像胖了.....」

窗外的雪絮絮落下,今年的聖誕節好像和往年無分別,卻又有些不一樣。Q抱著雙膝,下巴擱在膝頭上。是甚麼不同了呢?電視裏一張張笑臉掠過。他想起來了,今年沒有惱人的破壞者。一反往常,今年聖誕和美的過分,針對節日人群的恐怖襲擊缺席了。

真好。是連恐怖份子也在過節嗎?他呵呵的笑了,節日就該是這樣開開心心的。

良久後腹中湧現了空虛感。不得已只好拖著腳步邁向冰箱。一打開,不出所料的空無一物。嘴邊綻開一抹乾巴巴的苦笑,街角的便利店應該還有開......吧?

Q嘆了口氣,認命的蹲下身來穿鞋。繫好鞋帶後站直身,拉開門——

門外的地上放著個包裹。

他當下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炸彈?

他蹙起眉頭,蹲了下來,狐疑的盯著那淺棕色的長方形扁平物體。他維持著蹲著的姿勢向前挪了一下,瞧見了包裝上寄件人一欄是空的,而收件人一欄清晰的寫著一個大寫的Q。

等等。他歪了一下頭,感覺這個字跡好像在哪裏看過。他伸出食指在空中比劃,不合口的圓,向上飄的尾巴,還有整個字向右傾斜的角度.......

他知道是誰寄來的了。

他嘆了一口氣。送份禮物就不能好好的當面送,非得這樣嚇得他一身冷汗。提著包裹回到屋裏,軍需官沒發現一隻擦得錚亮的皮鞋鞋尖無聲無息地抵住了正要閉上的大門。

Q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嘟噥聲,手上沒停的拆著包裝紙。裏面的盒子印著的是一個他不認識的牌子。他下意識屏著氣,打開了盒子——

一對薑黃色的手套。

山羊皮柔軟的觸感從指尖傳來。Q看著那手套笑了。那顏色簡直就是那破壞王的髮色。毛絨絨的觸感縈繞於指縫,讓他不期然憶起特工先生沙色的短髮。

「喜歡嗎?」

一雙手足不及防的圍上了軍需官的腰,一個略硬的下巴擱在了他的左肩。Q被猝不及防的嚇了一大跳。一扭頭,特工先生的臉映入眼中。

「你怎麼在這?」

007輕輕的摘去他的眼鏡,Q能在他冰藍色的雙瞳中看見自己模糊的臉。回應他的是一句祝福,還有唇上略冰的柔軟感。

隨便吧。他想。



「聖誕快樂。」



END



遲到了.....Orz

评论(2)

热度(35)